能源转型是一场高科技竞争


       能源革命和数字革命双重驱动下,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能源科技创新进入持续高度活跃期。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集聚力量进行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随着科技创新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中的权重不断加大,只有从国家能源安全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重视绿色技术创新和推广,才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抢占主动权。

  在传统化石能源时代,资源和资本对能源的生产和消费起到决定性作用。众所周知,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是物质在地层下经过上万年演变而成的,不仅储量有限,而且在地球上分布极不均衡。正是由于化石能源的有限性以及现代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的高度依赖性,使得化石能源成为世界各国竭力争夺的战略性物资。控制更多的化石能源,既有利于提高国家竞争优势,也意味着在国际事务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比如,英国能在19世纪海上运输中占主导地位,最主要原因之一是拥有大量能作为蒸汽机燃料的高能量密度煤,相比之下法国和德国都没有同等质量煤炭的丰富资源。

  近两个世纪以来,围绕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等资源的争夺,在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形成中起到关键作用。美国、欧盟、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较早涉足国际能源市场,在国际能源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相对而言,我国油气资源短缺且能源国际化战略起步较晚,在国际能源市场上获取资源、参与国际能源定价的能力较弱,加大了能源安全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压力。

  不过这一切正在改变,从化石能源到可再生能源的转变将重塑世界竞争格局,并引发经济社会变革。近年来温室气体排放导致的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备受关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成为各国共识,而全球能源转型的最主要驱动力就是可再生能源的兴起,特别是太阳能和风能。可再生能源在许多方面不同于化石燃料——首先,大多数国家都拥有充足的可再生能源资源,不存在资源“卡脖子”;其次,可再生能源难以耗尽,更难被破坏;再次,可再生能源不仅边际成本近于零,且开发和使用更加灵活。但可再生能源也存在能量密度低、不稳定、开发成本较高等缺点。因此,要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产量和效率,必须通过技术创新,推出新的能量转换方法或提高现有生产消费流程的效率。

  随着全球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快速推进,一个“技术就是资源”的世界正向我们招手。这场转型浪潮中,新兴技术将成为核心驱动力,推动能源产业从资源、资本主导向技术主导转变。近年来,世界各发达国家纷纷将科技创新视为推动能源转型的重要突破口,积极制定各种政策措施抢占发展制高点。专利分析结果表明,近年清洁能源技术领域专利申请数量比化石能源领域更多,意味着前者的技术创新更为活跃。而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创新也为能源发展带来了新机遇,助推可再生能源加速替代。这一进程中,技术创新的领导国能从全球能源转型中获得最大收益,增强国际影响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把科技创新摆在了全局发展的核心位置,能源技术革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创新能力显著提升。水电、风电、光伏、核电、输变电等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取得了多个“世界第一”和“国际首个”,建立了较为完备的可再生能源技术产业体系,能源领域科技创新实现从“跟跑、并跑”向“创新、主导”加速转变。但与世界能源科技强国相比,与引领能源革命的要求相比,我国能源科技创新还存在明显差距,支撑碳达峰、碳中和的能源技术有待突破。比如,关键零部件、专用软件、核心材料等大量依赖国外,能源领域原创性、引领性、颠覆性技术偏少。

  下一步,要以实现能源强国为目标,集中攻关突破能源领域主要短板技术装备,加快研究快速兴起的前瞻性、颠覆性技术以及新业态、新模式,形成一批能源长板技术新优势。同时,进一步健全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的能源科技创新体系,有力支撑引领能源产业高质量发展和能源转型。

关键词:

能源、转型

相关新闻


碳足迹管理推动绿色转型

当前,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将产品碳足迹纳入可持续供应链管理要求,对中国的供应商提出了越来越高的环保低碳要求。如何与时俱进地建立产品碳足迹管理体系,加强产品生产全过程低碳化,值得研究。   产品碳足迹,是指一种产品从原材料加工、运输、生产到出厂销售等流程所产生的碳排放量总和。广义的碳足迹理念可以拓展到生活和服务领域,比如日常上班是开车还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差是选择飞机还是火车,不同的交通方式会产生不同的碳排放量;举办一次大型会议或展览,从场地布置到撤展清场,所有参与者的行为活动都对碳排放量产生影响。“足迹”二字,生动体现了对产品生产过程进行全生命周期审视的理念,也是新形势下节能降碳工作向全过程管理和全流程覆盖进行拓展的内在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此前联合印发《关于加快建立产品碳足迹管理体系的意见》,对建立符合国情实际的产品碳足迹管理体系做出部署。


我国首次完成3000米超深水三维地震勘探

记者21日从中国海油获悉,我国大型深水物探船“海洋石油720”搭载我国自研“海经”拖缆地震勘探系统,完成了珠江口盆地2600平方千米的三维地震数据采集。这是我国首次完成超3000米超深水三维地震勘探作业,标志着我国自主海洋勘探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对保障我国海洋油气开发自主可控、提升我国深海资源开发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海上最北油田日产原油突破1000立方米

12月6日,记者从中国海油天津分公司获悉,我国海上最北油田锦州9-3油田日产原油达到1080立方米,成功迈入日产千立方米油田俱乐部。


渤海首个千亿方大气田Ⅰ期开发项目投产

新华社北京11月14日电(记者戴小河)中国海油14日宣布,我国渤海首个千亿方大气田——渤中19-6气田Ⅰ期开发项目成功投产,标志着我国海上深层复杂潜山油气藏开发迈入新阶段。   渤中19-6气田位于渤海中部海域,区域平均水深约20米,目前已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超2000亿立方米、探明凝析油地质储量超2亿立方米,是我国东部第一个大型、整装的千亿方大气田。该项目主要生产设施包括新建1座中心处理平台、3座无人井口平台和1座天然气处理终端,计划投产开发井65口,高峰日产油气超5000吨油当量。


中国发现千亿方深煤层气田

记者23日从中国海油获悉,公司在鄂尔多斯盆地东缘2000米地层发现千亿方深煤层气田——神府深煤层大气田,探明地质储量超1100亿立方米。


石化化工发力供给提质 市场稳定恢复面临挑战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7部门联合印发《石化化工行业稳增长工作方案》,确定了石化化工行业稳增长的主要目标,提出了扩大有效投资、丰富优质供给、稳定外资外贸、强化要素供给、激发企业活力5项主要工作举措,并配套保障措施。《方案》的发布实施将为推动石化化工行业平稳运行、实现高质量发展奠定扎实基础,为国民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